主页 > Z生活篇 >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 >

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

发布时间:2020-06-12   浏览量:281   

 

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【展望2018给力】谁主布城看投票率选战

十年前,308全国大选掀起政治海啸,执政过半世纪的国阵首次失去三分之二多数国会议席及五州政权。接着,2013年“505换政府”的口号喊到最后一刻,国阵在得票率只有47%的情况下保住政权。

2018年的第14届全国大选备受注目,不只是因为民联解散,前首相敦马哈迪下野、巫统传统式内讧或是希盟四党的利益关係等各种因素,同样会掀动选民情绪,随时影响到投票率。

十年前从媒体转换跑道后,在国会反对党办事处进行研究的智库政改研究所(KPRU)执行总监王维兴接受《》专访时分析说,505大选投票率创下85%新高,一些华人地区的投票率更高达90%。不过,来届大选投票率预计会减少,也许只有75%左右。

“换言之,大选局势最大可能还是保持不变,纳吉继续做首相,在野党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。”

他认为,巫统方面的马来票会流失很多,国阵应该可以取回约5%华人票,其他所谓华人票回流的说法,其实是弃票。若弃票超过10%,国阵就佔了优势。

“国阵在华社的策略如果奏效,就会让你觉得两方都一样烂,因为他们知道你不会投他,只要你不出来投票就够了。这是重要的策略。”

纳吉党内布局受挫

“然后,国阵在华教方面又做得似模似样,10+6华小课题,接下去应该会有更多动作。另一方面,若希盟有让华人不满的动作,种种因素加起来会导致华人的投票率降低。”

王维兴解释说,很多政党除了在部署大选,也同时部署党选,巫统也不例外。巫统有一个传统,主席对署理主席的态度从不留情。所以,副首相兼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心里明白,若首相兼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在大选取胜就不会下台,权力巩固后还会砍士。

“加上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,巫统内部有很多变化和不满的声音。多数马来人对巫统的情意结是一生一世,爱党如命却有不满主席的时候。现在的情况与1999年相似,当年马哈迪对待安华的残暴,很多马来人不能接受所以投反对票。”

他说,巫统内斗会造成几个局面。巫统大会日前议决两大高职不竞选,其实说明了纳吉的布局受挫,让扎希堵住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。

“这是大选前的权宜之计,纳吉受挫但未输,扎希任署理但未控制全局。这样的安排对外展示团结迎接大选,对内化解任何要纳吉选前下台的压力。但是,若纳吉在大选时只是险胜,这样的安排还是可能破局。”

他指出,若纳吉在大选前表明这是他领军的最后一次大选,国阵基本上可以夺回三分之二议席。不过,纳吉继续在位,巫统一定会流失马来票,只视乎巴仙率多少,再看非马来票能否维持2013年的高投票率,就有机会换政府。若投票率低就只能维持现在的局面。

国阵最担心马来票

在印裔票方面,王维兴表示,印裔不会弃票,反而直接转去支持国阵,因为国阵已经针对印裔社群做了很多动作,比如把土着信託基金、土着贷款、大学固打分配一些给他们,所以理应可以夺回10%印裔票。

“总括而言,若华人降低10%投票率,再让国阵取回5%,加上印裔的10%后,国阵最担心的是马来票。若流失5%马来票还好,若10%的话,国阵政权就岌岌可危。”

另一个局面就是出现悬峙国会。王维兴分析说,若华人票和印裔票各别回流5%,马来票流失8至10%,情况就有所不同。

“若国阵无法在下一届大选赢得半数国会议席,即222个议席中可能取得107席,但执政要112席,少了5席,就会出现悬峙国会的窘局。届时,国阵要拉人合作,比如伊斯兰党或打希盟友党的主意,还有东马议员,巫统或希盟都会去拉拢,到时的局势会很乱,因为只要其中一个州属变节,结果就会一面倒。”

敦马效应左右情绪

除了理论分析,另有一些因素也可以很有影响力,就且看各政党如何掌握选民情绪,比如马哈迪下野带来的效果,以及纳吉探望安华的动作。

民盟解散后,在野党内部混乱,若情况持续下去,纳吉轻易就可以取回三分之二议席。不过,纳吉现在面对的难度就是因为马哈迪加入希盟,帮助在野党重振士气。

根据观察,马哈迪下野带来两大极端的效应。他有壮大在野党的势力,但是他也是一个包袱。基于他过去22年执政时的霸权,很多人依然不满他,尤其是20年来支持烈火莫熄的斗士。

据了解,这批烈火莫熄支持者抱着观望态度。若局面无法改变,并认为希盟还有机会,很多人会含泪投票。不过,希盟在大选前推马哈迪担任过渡首相的做法,无疑进一步减低投票率。

另一方面,若纳吉在大选中险胜,他会在党选时受到扎希挑战,情形就像阿都拉在308政治海啸后被逼宫一样,所以纳吉做了很多动作,包括在安华进行手术后去探望他。  

内情人说:“马哈迪之前去法庭探安华时还引起不了太大情绪,但若宣布马哈迪做首相,那些烈火莫熄支持者会如何想?他当年这样对你(安华),你都可以跟他合作,现在纳吉探望你,是不是我的票也可以给纳吉?”

因此,随着希盟推马哈迪担任过渡首相,纳吉探望安华的心理效应也许会随之发酵。

选区划分输赢关键

选举委员会相隔13年后,于2017年公告选区重划建议,惟引发不公争议,目前面对要求暂缓和进行司法审核的法庭判决。王维兴认为,选区划分生效时机对来届大选非常关键。

他说,虽然现在选区划分涉及法庭案件,但也剩一两宗案件就解决,纳吉只要在2018年三月之前召开特别国会提呈选区划分,通过后就可以马上生效,有助国阵夺回三分之二议席。

“这次的选区划分十分关键,因为它很针对性,以确保巫统人选不会输,比如在一些志在必得的选区,许多马来票被搬了过去。接着,它瞄準在野党一些选区,比如目前是公正党的霹雳红土坎,原本的马来票已超过50%,再搬多20%马来票进去,将华人票移去隔壁的在野党强区,因为反正你一定赢的,但我搬一些人进红土坎,我就可以夺回那区。”

他指出,选区划分做法很策略性,国阵不需要夺回很多选区,它在最有可能是维持现状下,只要十多个选区必赢,就可以取回三分之二议席。  

“无论如何,这一切都要看时机,如果明年初突然出现意想不到的全球经济崩坏或房屋风暴,不能再拖,纳吉就来不及通过选区划分建议。”

三角战役国阵得利

民联解散后,来届大选预计会出现更多三角战。王维兴认为,如果三角战发生在伊斯兰党、国阵和行动党,那应该是华人选区,行动党还是会赢。不然,三角战都可能让国阵得利。

“如果是伊斯兰党对垒巫统和希盟的公正党或土团党或诚信党,情况真的很难说,很大可能有利国阵,届时就得看弃保效应。比如砂选举时,公正党候选人温夏妮对垒国阵和行动党时,华人很自然地集中行动党,就不必担心。”

“虽然是弃保战,但效应也很複杂,因为马来人离开巫统后第一个认同的可能是伊斯兰党,也可能是公正党,不像华人除了马华以外就是行动党。这也是对大选增添变数的因素之一。”

互抽后脚影响选情

希盟基本上由三党制衡,但公正党和土团党有利益冲突,反观行动党即使赢最多议席也无法做首相,所以若两党基于战略利益合作需要,在选区分配不顺时,就会有人抽后脚。

根据分析,土团党与行动党彼此有战略需要,若对公正党抽后脚,反而正中两党下怀。行动党是华人政党,土团党如何壮大对他没有威胁,情况就像国阵的玩法。相反地,公正党势弱对行动党是好事。

行动党之前没有选择地与公正党合作,现在有了土团党,彼此有了抽后脚的考量,也就是马哈迪会支持行动党争取更多原属公正党的选区,行动党的回馈就是帮土团党争取议席。如果换不成政府,土团党未来的发展也许就像46精神党般解散,或者回归巫统。

针对上届大选伊斯兰党输得少的选区,原本是公正党与伊党合作经营,若变成伊党和诚信党都上阵,当地人的情绪也很多变化,因为局面变得让他们不知所措,最后选择不投票,也算是抽后脚的一种。这情况主要发生在马来选区和混合选区。

在巫统方面,回顾阿都拉2004年狂胜后,却在接下来大选惨败,同样是因为抽后脚。因此,若扎希在来届大选计划抽纳吉后脚,不想他赢太多,其中一招就是释放安华。

,安华二度因肛交案被判入狱5年。根据监狱一般做法,安华行为良好,应该在就可以出狱。但是,政府可以政治考量提早或者延迟释放他。

文/李翠媚

关键字: 马来西亚大选

上一篇: 下一篇: